医学捌号楼
 
Web www.med8th.com
首页 | 医疗资讯 | 人与医学 | 阅览室 | 诺贝尔奖 | 专业资源 | 院士录 | 中医
医学捌号楼・皮肤科・

旧医的“整体”谎言


管理员  | 2013-04-13 12:57:59

我把供奉阴阳五行的“中医”叫做旧医。考虑到“中医”毕竟是祖上传下来的,经验中有部分的可靠成分,本来应该客气地称之为“传统医学”,可是“中医”的谎言实在太多,而且“中医”一旦编出一个谎言,就冒出一大堆人鼓噪,即刻“化”(取阴阳互化之义)为神话,“整体观”就是其中的一个神话泡泡。所以,为了表达我的批判立场,我坚决地使用这个会让众多人感冒的名词――旧医。

一、活力论与旧医的“整体观”

活力论主张生命体具有某种特殊的非物质的因素即活力,把生命运动看作是由凌驾于生命物质之上的力量引起的。应该说活力论对生命的研究是最“整体”的,它把生命活动归结为超自然的“活力”或者叫“元生命”、“生命原力”。活力论迷惑人的地方是好像已经把握了生命的本质,然而,“生命的本质在于其有生命(有活力)”,这是一个循环解释,并没有告诉我们什么知识。活力论把生命过程与构成生命的物质对立起来,妄图否定生命的物质性。

旧医的“元气”也是如此。旧医认为“气是构成人体和维持生命活动的、具有很强活力的精微物质”,“人之有生,全赖此气”,“有气则生,无气则死”,同时旧医的“气”又是超自然的,“气是体内有益的、微小到看不到的物质”。旧医把“气”称为物质,是一个弥天大谎,“气”不但从来没有被实验证实其存在,而且也无法设计一个实验否定“气”的存在。实际上旧医并不需要物质的“气”,“气”只是旧医用来做欺骗的幌子。

旧医用“气”来解释生命的运动完全是活力论的残余,根本不能说明其“整体观”,反而说明旧医是多么的荒谬,多么的恬不知耻。

二、个体与群体

首先引用一个干祖望医案。
“辨证治愈失聪例一:
钱××,女,44岁。
初诊:1985年3月4日。
主诉:感冒后引起左耳失总闭塞,听力下降,……,西医诊断为“卡他性中耳炎”。
诊查:略。
辨证、治法:略。
处方:略。
二诊:1985年3月9日。药进四剂,听力即有所提高,……。
处方:略。”
资料来源:
http://www.enweiculture.com/enweiculture/06010505040004001.HTM

现代医学提出群体研究的概念有一百多年了,临床研究使用随机双盲实验,以避免随机性结果以及自愈性疾病和安慰剂效应。对于这样的疾病,研究方法应该是,首先选取100例或者更多的感冒失聪病人,一组使用辩证处方,另外一组使用安慰剂处方,就是对该病无效也无害的处方,同时病人和医生都不知道用的是辩证处方还是安慰处方,然后比较两组病人康复的情况。如果显示辩证处方有更好的效果,才能说明其辩证治法是有效的,而医案个例即使积累再多,其有效性、可信度仍然是很差的。

之所以引用干祖望的医案,是因为我很敬重干老先生,他的医案是可信的,但是医案指导临床的作用很有限甚至会有误导。老先生有一篇荡气回肠的好文章《还中医本来真面目》,该文把“普通话剧演员张香玉”、“特级神医胡万林”、“通缉犯李洪志”等痛斥为“假冒伪劣的假中医”。我想提醒老先生注意,为什么这些“神医”要假冒“中医”,而不是假冒“西医”呢?现代医学早就使用了更加整体的人群研究,对疗效的评价基本上不采信个案报告,而旧医仍然崇尚个体的医案,要是论医案,张香玉、胡万林、李洪志之流绝对不会少,而且更加玄乎,用“中医”的理论和方法不能充分地说明这些“神医”在骗人。“治愈”的个案不能说明该疗法适用于其他同样的病人,拿个案说事是旧医的陋习,有骗人之嫌疑,在此意义上,旧医与现代医学相比根本就谈不上整体。

三、整体与局部

整体是由局部构成的,只有对局部的仔细研究,才能充分把握整体。现代医学由于基础学科的进步,对人体的研究从系统、器官、组织、细胞,直到分子水平的基因,现在又提出了人类基因组计划,破译人类的全部遗传密码。这是何等的整体!“中医”从《内经》开始把人体分成“五脏六腑”,为什么不继续分下去呢?“中医”用局部的舌诊、脉诊来推测人体的整体变化,为什么不采用更多的局部症状如血象、心电图、B超、CT图像等来描述整体呢?正是解剖学、生理学、生化学等在旧医看来是“局部”的研究,彻底地动摇了旧医的理论基础,旧医为了维护其合理性,不得不使出掩耳盗铃之计,抛出“整体观”做挡箭牌,妄想抹杀现代医学的进步,闭上眼睛就没有细胞了吗?

“中医”的目的已经不再是治病,而是为了延续“中医”的存在,其所作所为多是为了证明“中医”的“正确”,“中医”已经沦落为维护传统教条、宣扬迷信的旧医。

相关内容
旧医的“整体”谎言
/yiliaozixun/zhongyi/244.html
更新日期:2013-04-13 12:57:59
错误的认识糖尿病
保护儿童视力常见的十个方法值得学习
心脏病发作易致命谨记信号
妇女反复肠胃不适警惕卵巢癌
美国健康经济学研究的发展
谨请不要为冬虫夏草的“神秘”盲目买单
就医者看病是否属于消费
这样的工作量规定——医生能不变成魔鬼?
人人都可以参与维权
脱衣胸透不构成侵权医院人文关怀应加强
浅论疾病和它的易感人群(从艾滋病和同性恋谈起)
加拿大糖尿病团体要求政府稳定胰岛素供应
易瑞沙被消费者要求禁售
上海仁济医院为85岁老翁开颅切除脑膜瘤
争取病人权利
中国建立医师责任保险制度初探
《营养》杂志撤销一篇补品论文
黑龙江省应对突发化学污染(苯中毒)医疗救治方案
Artes Medical通过ISO 13485:2003质量体系认证
重庆医大儿童医院采用脊柱多节段矫正系统治疗脊柱畸形
申城全面推广循证医学诊疗模式
“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?”��龙胆泻肝丸导致肾损害采访手记
脊髓神经电刺激术可有效改善神经性疼痛
打破“壮阳”、“补肾”神话
黑龙江省医院采用双亲献皮植皮手术治愈烫伤患儿
“乙肝”问题的社会学解读
肥胖通过GPR40受体引起糖尿病
干细胞研究讲稿
慈济医院为九岁半男童脐带血干细胞移植成功
ENBREL使牛皮癣患者的病情迅速改善
中国家庭医生杂志:糖尿病手术,越胖越适合
违宪审查书:维护乙肝病毒携带者平等权益
万络遭心脏病发作病人起诉
上海中医药大学确立培养目标 毕业生也能当西医
中医整体观是中医的特色与优势吗
药物责任与消费者保护
我该怎么办--龙胆泻肝丸致肾损害采访手记
「卫生医疗体系优先级制定」之研究
台州医院举办《临床路径与质量管理》高级研讨班
安徽省立医院完成关节镜下自体半键股薄肌腱前交叉韧带重建术
破除中医看家本事骨伤科的神话
世界卫生组织“2005十大健康问题”
谁来禁止公共场所吸烟?
诺华公司警告二膦酸盐致颚骨坏死
三位循证医学的创始人
2005中国高血压年会主题:从循证医学到临床实践
中国65岁以上男性帕金森患病率达1.7%
英国人大规模研究便秘
心脑血管科
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